优秀杂志盘点:有些美,只有纸张才能呈现

2018-08-21 12:15 作者:普象工业设计小站 乐活_艺术

    (来源太平洋时尚网合作公众号:普象工业设计小站)

 

  “有些美,只有纸张才能呈现。”

                                                                         —— 樋口昌树

  不知不觉中新媒体的时代来了

  那些记忆里的报刊亭

  早已变成了城市绿化带

  纸媒似乎也迎来了漫长的寒冬…

  你还记得上一次买杂志是什么时候吗?

 

  

 

  回忆总是夹杂着美好与酸涩

  每一个离开的背后也都有着无奈和不舍

  这几年越来越多的老牌杂志宣布停刊

  印刷厂破产倒闭

  纸媒迅速被侵蚀

  仿佛就要被电子杂志所取代

  

 

  即便如此

  纸媒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态度

  就算寒冬已至

  杂志仍然是时代忠实的记录者

  今天象君就为大家带来一篇关于纸质杂志的盘点

  希望在眼下浮躁的互联网快餐式环境里

  带给你一些释怀

  

  日本女性的精神鸦片

  《花椿》

  《花椿》其实是资生堂1937创办的企业内刊。一说到企业内刊,你首先想到的是不是枯燥,而且大多毫无设计感,有些简直丑出天际!《花椿》却是不一样的烟火,它内容时尚,曾经被日本女人奉为“精神鸦片”,美了80多年。

  

 

  1937年创刊号

  

 

  2018年春季刊

  《花椿》前身(1924.11-1937.09)

  资生堂创始人福原有信家的老三,从小梦想成为艺术家,自然就成了资生堂的新一代掌门人。创办了《资生堂月报》(1924年11月-1931年2月),这位内心文艺的CEO不仅喜欢设计、油画,还是个十足的摄影发烧友。在《花椿》出现之前,福原信三给企业内刊的定位,就是一份引领时代潮流的先锋刊物。

  

 

  1937—1960年代的《花椿》

  1937年,伴随着“花椿俱乐部”的创建,《资生堂月报》更名为《花椿》,内容更加丰富,包括美容、时装、美食、艺术和文学,设计更趋新锐、摩登。以致至1969年,《花椿》发行量达到680万册的高峰。

  

 

  《花椿》部分封面

  “作为新女性,不但要贴近潮流,更要清楚了解自己的潜能。”

            —— 资生堂心目中的理想女性

  

 

  

 

  《花椿》部分封面

  仲条正义时期的《花椿》(1970年代-2010年)

  1960年代后期,仲条正义担任《花椿》的艺术指导,在此后的40年中,他为《花椿》创立了鲜明的风格——独特的东方审美、不拘一格的玩乐态度和无限的可能性。

  

 

  

 

  《花椿》部分封面

  仲条正义一直坚持手绘,又深受毕加索和马蒂斯的影响,所以他的设计线条粗粝、用色大胆,又率性又可爱。

  

 

  《花椿》部分封面

  “杂志弄得乱七八糟也没关系,我就是喜欢那样,太过漂亮反而无趣。”

  —— 仲条正义

  

 

  

 

  部分杂志内页

  澁谷克彦的《花椿》时代

  2012年3月,55岁的澁谷克彦接手艺术总监之位,为《花椿》注入了更加年轻的活力,打造出众多优雅知性,甚至带有奇幻色彩的视觉企划。

  

 

  

 

  《花椿》部分封面

  澁谷克彦给《花椿》带来的是划时代的变化,2012年以后杂志开始逐渐年轻化,除了坚持一贯的独立风格之外,封面设计更强调光影。

  

 

  《花椿》部分封面

  

 

  部分杂志内页

  2016停刊的《花椿》

  2015年末2016年初,《花椿》宣布停止纸本出版,将重心转移至互联网平台。这个消息曾让许多《花椿》的粉丝扼腕叹息。

  

 

  2015年12月号《花椿》电子版

  《花椿》官网:https://www.shiseido.co.jp/hanatsubaki/

  《花椿》的复活

  时隔一年后的2017年,资生堂又宣布全面改版《花椿》纸质版,现任主编樋口昌树,并以季刊形式复刊

  “有些美,只有纸张才能呈现。”

  —— 樋口昌树

  

 

  《花椿》部分封面

  

  人手一本的设计界圣经

  《Wallpaper*》

  《Wallpaper*》可以说是对设计圈影响最大的杂志之一,并被贴切地直译为“壁纸”。20多年来它不只是一本杂志,更是一个指标,一种将设计推上显学的权威意见。

  

 

  《Wallpaper》部分封面

  这个创刊于1996年的英国杂志至今已经有21年历史,由Tyler Brûlé 和Alexander Geringer两位年轻帅小伙创立。

  

 

  在这之前,设计杂志只环绕着建筑与工业设计。然而《Wallpaper*》报导领域不限于建筑与工业,时尚和精品,饭店、旅行、饮食、艺术、科技、当代艺术,都在《Wallpaper*》的页面中。

  

 

  1996年9月《Wallpaper》首刊封面

  这样的定位,极短的时间就奠定了《Wallpaper*》的设计圣经地位。70%的发行量都远销英伦三岛之外,连乔治·阿玛尼、乔纳森·伊夫、 Ludovica+Roberto Palomba这些响当当的人物都将这本杂志私藏。

  

 

  乔治·阿玛尼在米兰的工作室里收藏了数期《Wallpaper*》

  如果你要问设计师的终极梦想是什么?那就是在《Wallpaper*》上面占有1/2页版面!

  

 

  《Wallpaper》部分封面

  《Wallpaper*》甚至还创立了自己的大奖——Wallpaper Design Award。在当时,设计人引以为豪的奖项可不是Good Design、IF,获得《Wallpaper*》的认可,才是一个时髦设计师该有殊荣。

  

 

  《Wallpaper*》举办的2018年全球毕业生设计展

  《Wallpaper》会甄选了过去一年中全球设计领域瞩目的新秀作品,涉猎范围包括:设计、建筑、酒与设计、视觉传达、珠宝、旅行、交通、摄影、时尚……

  

 

  

 

  

 

  设计展部分作品

  《Wallpaper》还会力邀当红的大师们来当一回主编。女魔头Zaha Hadid就曾被杂志邀请过,这位爱花钱的女天才,提出要在杂志上做一个3D 模型。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得在杂志里掏一个大洞,制作起来相当复杂,花了一大笔钱。当然,最后的成果验证这笔钱花得还是很值得。

  

 

  扎哈·哈迪德设计的3D封面

  而最让象君兴奋的是,《Wallpaper》今年终于进入中国,文刊号“卷宗”。

  

 

  北京【松美术馆】拍摄的刘雯

  

 

  漓江上的杜鹃

  

  淘宝禁欲系背景鼻祖

  《Kinfolk》

  这本杂志是不是有些眼熟?对,淘宝背景摆拍出镜率最高的就是它了,每一个想晋升为INS博主的淘宝店家,都会偷偷私藏一本《Kinfolk》。如果你是一个够格的文艺逼,就一定会沦陷在《Kinfolk》打造的美好生活方式里。

  

 

  《Kinfolk》封面

  那是2011 年的一个慵懒的下午,Nathan Williams还和他的朋友在大学里聚餐,因为当时没有一本杂志、博客或者其他资源能够引起这群年轻人的共鸣,于是才产生了做一本倡导慢生活的杂志的想法。

  

 

  

 

  《Kinfolk》封面

  通过一些艺术家、博主和设计师朋友提供素材,《Kinfolk》第一期终于在波特兰的总部设计完成。谁料创刊短短五年来,《Kinfolk》杂志凭藉 8.25 号字体和充满空气感的页面留白和独特的审美风格,迅速成为炙手可热的生活方式季刊。

  

 

  

 

  《Kinfolk》封面

  《Kinfolk》是典型的慢工出细活,每一期杂志都包含了真实动人的文字以及深入有趣的故事。以对美食、家居和旅行探索的姿态,深切直击每一位读者的灵魂。

  

 

  

 

  “我们家的房子有一定年岁了,但每样事物都它属于它自己的位置,”他说,“每当我打开我家的前门,我都能深切的感觉到那份平和。”

  —— Khai Liew

  

 

  《Kinfolk》的内容从空气般存在的小事里,充斥了生活的每个角落。比如:也许你发现在家里你只爱穿白色的袜子、喝饮料的时候喜欢用黑色的塑料吸管、和朋友在阳台喝瓶啤酒是最能放松的方式,但这些才是构成幸福生活的分子。

  

 

  

 

  对于《Kinfolk》,喜欢的人爱不释手,不喜欢的人嗤之以鼻。同样的一张图片,你可以说它小清新到仿佛时间静止在那一刻,也可以说那里的人没有生活气息禁欲又做作。

  

 

  《Kinfolk》内页

  在《Kinfolk》里,经常能看到对食物的温柔:一粒豌豆做纽扣,薄荷叶做领结,别有一番清新滋味在心头。嘴上的巧克力,衬衫上无意沾染的蓝莓酱,与朋友和食物的约会,静谧的亲密,妙不可言。

  

 

  最最吸引象君的便是 Kinfolk Dinner,小聚会的概念一直是 《Kinfolk》的核心。这一切显然无法从纸媒的书写与影像中得到满足。线下的 Kinfolk Dinner 每月会在不同城市举办一次6-20小狂欢。形式多样,包括聚餐、制作果酱、采集蜂蜜等等。

  

 

  

 

  自2011年在美国创刊以来,《Kinfolk》先后在俄罗斯、韩国、日本出版,至2014年起开始推了中文翻译版本——《Kinfolk》四季。

  

 

  

 

  《Kinfolk》封面

  《Kinfolk》四季在中国出版后,高超的翻译水准便引来一片好评,甚至易烊千玺都为它拍过封面。

  

 

  《Kinfolk》易烊千玺封面

  

  令人上头的无字天书

  《Tolietpaper 厕纸》

  无文字,无内容,无广告,无主题,这本叫《厕纸》的杂志根本就是神经病,怪诞到令人上头!除了图片,啥都没有的它,其艳俗脱俗、怪诞诡异、浮夸前卫的风格,无时无刻不在撩拨艺术和时尚圈潮人的肾上腺素。

  

 

  《Toliepapeer》封面

  千万别惹意大利的文艺中年,他们疯起来连自己都害怕!艺术家Maurizio Cattelan和摄影师Pierpaolo Ferrari就办了《Toilet Paper》,嗯,无论是耿直的还是官方翻译都叫“厕纸”。

  

 

  Maurizio Cattelan、Pierpaolo Ferrari

  至于杂志为什么选择这个名字,Maurizio Cattelan解释说:“所有的杂志,早晚都会被丢到厕所。”

  

 

  

 

  《Toliepapeer》部分封面

 

  《Toiletpaper》每一张图像都是即兴创作,古怪邪魅的创意,艳俗的色彩和另类的拍摄手法,它们最终不可思议的结合在一起,看似荒谬却又讽刺。没有文字的图片使其更具穿透力,打破了阅读的限制,成为了艺术爱好者的心头好。

  

 

  

 

  《Toliepapeer》部分内页

  这些照片深受亚文化群体欢迎,颜色鲜明,游走在痛觉、色情与艺术的边缘,像是平淡日子里一根古怪的刺。

  

 

  《Toliepapeer》部分内页

  “每一期的《Toiletpaper》老子都有收藏啦。”

  —— 邪典片之王 Quentin Tarantino

  

 

  《Toliepapeer》部分内页

  Maurizio Cattelan 说过,《Toiletpaper》就是跨越界限的即兴创作,因此许多品牌、杂志、艺术家等等各界慕名而来求跨界合作的支持者没停过。

  

 

  

 

  《Toiletpaper》和KENZO的合作

  

 

  《Toiletpaper》和老佛爷百货的合作

  

 

  《Toiletpaper》和Daft Punk的合作

  

 

  《Toiletpaper》和家具品牌 Seletti的合作

  

 

  《Toiletpaper》和Gufram的合作

  甚至有一些空间作品,在美国迈阿密举行的 Art Basel 上,《Toiletpaper》就联手 Seletti、Gufram 打造了他们世界观化作真实的立体空间。

  

 

  

 

  《Toiletpaper》和Seletti、Gufram的合作

  

  总有人在治愈时代

  《Anxy Magazine》

  全世界有3.5亿人患有抑郁症。然而,想要恢复健康的斗争仍然是一个可耻的秘密。在这个令人焦虑的时代,旨在为文化工作者减轻负能量与压力的《Anxy Magazine》在伯克利诞生了。渴望治愈内心、或是希望与自己的焦虑、抑郁、恐惧、愤怒或是心理创伤和平相处的人,都是这本杂志所服务的群体。

  《Anxy Magazine》由Indhira Rojas创办。她的团队中,除了资深编辑之外,还有一众可信赖的持牌心理医生、注册艺术治疗师作为权威顾问。他们一起通过充满创造性的视角关注心理健康——像这样大胆正视这个敏感的话题,正是我们应对这些情绪时所应该采取的态度。

  

 

  第一期的《Anxy Magazine》封面

  创刊号以“Anger”(愤怒)为主题,杂志的版面设计也相当的吸睛。从个人故事、研究建议、视觉作品和音乐等多个角度,帮助我们正视和理解自己的烦躁、怒气和愤懑,甚至从中获取能量、获得治愈的方式。

  

 

  

 

  第一期的《Anxy Magazine》内页

  第二期主题是“ Workaholism”(工作狂),依旧是采访了几个人的真实故事,剖析工作给人们带来的压力,并且使用视觉元素对读者进行疏导。

  

 

  第二期的《Anxy Magazine》封面

  

 

  

 

  第二期的《Anxy Magazine》内页

  目前第三期也已经出版,主题是“ Boundaries”(边界),主要探讨人与外界的边界问题。

  

 

  

 

  第三期的《Anxy Magazine》封面及内页

  一本成功的读物能够塑造读者的生活方式与想象力

  不论新的旧的,淘汰或者发展

  相比互联网快餐式信息流的浮躁

  印刷在纸上的图片文字显得更加专注

  当然,除了这些

  还有很多优秀的杂志

  潜移默化地让更多的门外汉

  成为”看得懂设计”的人

  杂志并未没落

  只是换了着一种更有价值的存在方式

  图片来源于网络

 

  - END -

展开更多
相关内容:
纸张杂志
编辑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