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良药连花清瘟的安全性不容置疑

2023-02-06 14:44 责任编辑:houxianyong 乐活资讯

历经多次大疫考验的连花清瘟在此次抗疫中广泛应用。然而,近日网上流传的连花清瘟可造成肝损伤、肝衰竭的声音,使得部分民众对连花清瘟产生了怀疑态度。连花清瘟真的不安全吗?

让我们就从其组方中药物的应用历史、系统毒理学、临床研究及荟萃分析、上市后大规模人群中不良反应监测等多方面做一个深度探究。

古方传承千年历经实践考证

连花清瘟来源于千百年来中医药抗疫智慧的结晶。全方由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绵马贯众、板蓝根、石膏、薄荷脑、广藿香、红景天、鱼腥草、大黄、炒苦杏仁、甘草13味药物组成。其中麻黄、杏仁、石膏、甘草就是《伤寒杂病论》中的经典名方——麻杏石甘汤。千百年来,这个方剂一直被尊为中医“退热第一方”,其适宜治疗表邪未解且邪热壅肺的阶段,这是疾病转归最重要的阶段。后世历代中医对这个处方不断发挥,只要符合肺经郁热内闭、肺气不宣病机,支气管炎、哮喘、肺炎等疾病均可用这个处方治疗,可见其适用范围非常广。

《伤寒杂病论》自出世以来,其应对传染病的方式方法影响了中国几千年。直至清代,中医抗疫又迎来了一次新的革命。或许是因为细菌、病毒的不断进化,明清时期的很多传染病,单单用《伤寒杂病论》的思路无法解决了。于是,“温病”这一名称应运而生,这一时期也涌现出了一系列温病大家,如大名鼎鼎的吴又可、叶天士、吴鞠通等。其中,吴鞠通所著《温病条辨》中的银翘散可谓温病学派抗疫的革命性成果之一,连花清瘟也纳入了该方,即连翘、金银花、薄荷等。金银花散热解表,连翘清热解表,薄荷辛凉清利头目,共同起到辛凉透表、清热解毒的功效。

除此之外,连花清瘟中还创新性地加入了大黄、藿香、红景天。藿香芳香化湿护脾胃,红景天调节免疫固正气。尤其用大黄更是继承了吴又可《瘟疫论》中“下不厌早、下不厌频,驱邪务尽”的原则。

因此,连花清瘟组方包含了中国人从汉代至今抗疫的经验与智慧,其疗效历经了千百年的考验,在现代“非典”“甲流”“新冠”等历次疫情中也都为保护人民健康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其安全性和有效性是经得起历史和现实考验的。

加强现代科学研究安全性多方印证

从传承千百年的古方,到老百姓手中方便服用的中成药颗粒剂、胶囊,连花清瘟也经历了脱胎换骨的蜕变。在连花清瘟的说明书上,成分、性状、功能主治、规格、用法用量、不良反应、禁忌、注意事项、药理毒性等内容都列得非常清楚。其背后是现代科学对于传统中医药的深入解读。连花清瘟不仅在上市前经历了各种科学研究的千锤百炼,在其上市之后,关于连花清瘟的再研究、再评价也从未停止。

今年8月,一篇关于连花清瘟有效性、安全性的论文《连花清瘟制剂治疗病毒性疾病的Meta分析再评价》刊发于《中国中药杂志》。研究结果显示,在安全性方面,连花清瘟制剂组不良反应发生率较低且均为轻症,可随停药痊愈。现有证据表明,连花清瘟制剂能减轻流感、新冠及手足口病患者的临床症状,缩短住院时间并改善胸部CT指标,并且安全性良好;连花清瘟相较于奥司他韦,在缓解头疼、咳嗽症状方面有优势,在消除咽痛及缓解全身酸痛方面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两者在安全性方面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相较于常规治疗(营养支持、对症治疗、抗病毒治疗、抗菌治疗),连花清瘟在减轻新冠肺炎普通型患者症状方面占优势,且不良反应更少。

去年,一篇刊发于《中医杂志》的论文《真实世界中连花清瘟胶囊(颗粒)治疗下呼吸道感染常见用药方案复杂网络分析》,通过联合使用中西药物建立复杂网络,发现在治愈患者的核心用药中,连花清瘟、氨溴索、左氧氟沙星、喜炎平注射液、茶碱、乙酰水杨酸、痰热清注射液、地塞米松、肺力咳胶囊经常一起使用,而且应用连花清瘟联合乙酰水杨酸联合左氧氟沙星时联合使用泮托拉唑,可以缓解患者的不良症状,提高临床安全性。而去年发表于《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的《基于Louvain聚类方法的连花清瘟胶囊治疗上呼吸道感染临床用药方案的复杂网络分析》,也用切实证据说明,连花清瘟对于多种呼吸道病毒有明显抑制作用,其治疗上呼吸道感染疗效确切且安全性高,其联合用药方案亦有规律可循。

无论是荟萃(Meta)分析,还是网络药理学分析,无论是临床试验还是动物实验,都用现代科技手段进一步证明连花清瘟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所谓肝损伤、肝衰竭是无稽之谈。

按照说明服药对证用药很关键

服用连花清瘟,有没有可能出现不良反应?对此,连花清瘟说明书上明确指出,不良反应可见胃肠道不良反应如恶心、腹泻、呕吐、腹痛、腹胀、口干以及皮疹、瘙痒、头晕等。据目前的上市后大规模人群中不良反应监测,服用连花清瘟发生不良反应的情况极少,更未出现过严重的肝损伤、肝衰竭。

按照连花清瘟的说明书,该药的功能主治是清瘟解毒、宣肺泄热,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属热毒袭肺证,症见发热,恶寒,肌肉酸痛,鼻塞流涕,咳嗽,头痛,咽干咽痛,舌偏红,苔黄或黄腻。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常规治疗中,可用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

由说明可知,连花清瘟适合用于表现为热证的呼吸道疾病,如风热、肺热等,如果以寒、湿为主的病症,服之不对证则有可能效果不佳。张伯礼院士曾经谈到奥密克戎感染的表现基本上都是一派热象,用连花清瘟可以说非常合适。

以上种种提示我们,不良反应的产生多与不恰当用药有关,无论是怎样有效的良药,必须按规定恰当使用,才能取得良效。而对于网络上关于肝损伤的谣传,公众也应理性看待,不必为此恐慌,大家应用好连花清瘟这样的抗疫利器,携手渡过难关,争取抗疫的最终胜利。

编辑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