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嬉皮士:他们是自由的使者

2013-05-27 11:57 上官洪

  诗人Philip Larkin写道:“性的交媾始于1963年。”1963年,是嬉皮士运动开始的年代。

  是的,也许在很多人的眼里,嬉皮士疯狂的年代,是性乱、暴乱、吸毒、堕落、迷幻不争气的一代。其实这些都是嬉皮士运动后期,政府对嬉皮士的抹黑,以及藉着嬉皮士名义作乱的小混混所抹黑的。真正的嬉皮士是绝对排斥暴力的,他们只是消极地制造着自己的世外桃源,在“爱与和平”的思想下,用纯粹精神对抗社会既成的价值观念。怀念简单原始的群居生活,在乌托邦中寻找心灵的归属,在头上插上象征爱与和平的花朵,崇尚纯精神、热爱生命和大自然、与人为善的本性——这才是嬉皮士的真面目!他们活跃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他们自诩是花的孩子!

说说嬉皮士:他们是自由的使者

  当约翰·列侬在狂热的战争分子的枪口前倒下时,当“花之儿子”被铺天盖地的物欲狂流掩埋时,当庞克摇滚最终将《Imagine》的歌声掩盖时,当这些青年在运动中依然迷惘和苦闷时,他们的离去成为了必然。庞克摇滚出现后,极具迷幻色彩的轻摇滚乐、宣扬爱与生命的赞歌被歇斯底里的狂吼和无意义的尖叫代替。在我们的时代,还有多少人能真正理解嬉皮士精神?

  下面一起来回顾看看嬉皮士的代表人物,他们又带给我们哪些难忘的瞬间?

  嬉皮士代表人物①:Johnny Depp (约翰尼·德普)

  约翰尼·德普的第一眼印象就觉得不是一般的白人感觉,是的,因为他有印第安的血统。这种性格也导致他从小就特别喜欢自由和无拘无束的生活,被称作是“同时代最具才华的天才演员”,“上帝送给蒂姆·波顿的礼物”,拥有好莱坞最酷最百变的一张脸,世界上最美最酷最性感的男人之一,也被誉为是好莱坞的“四大天王”之一,史上最性感男星之一。

说说嬉皮士:他们是自由的使者

  16岁时德普决定退学,追求成为摇滚巨星的梦想。对于那段年少轻狂的岁月,Johnny 在访问中提到:“我没有办法从记忆中拼凑出家的样子,因为不断地搬家,青春期的我,非常迷惘,因此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勤练吉他。”当时,Johnny 组了一个乐团The Kids。“在我该死的学校里,学生分成三等:有钱孩子、聪明孩子和乡下孩子,我的出现突然开辟了第四等——怪孩子,所以从来没有一个女孩正眼瞧过我。” 但也许是他身上的印第安血统,所以独立特行,也钟爱嬉皮士造型。

  嬉皮士代表人物②:River Phoenix(瑞凡·菲尼克斯)

  出生在嬉皮士家庭所以崇尚嬉皮士文化,英年早逝,上世界最热捧的时尚偶像,酷似詹姆斯·迪恩。

说说嬉皮士:他们是自由的使者

  在《人物》杂志的采访中,瑞凡把其父母描述为“嬉皮士的”。他的母亲生于纽约布朗克斯,双亲是从匈牙利和俄罗斯移民美国的犹太人。人们说整个九十年代都会是他的,这个有俊美脸庞和惊人演技的年轻人。他让他参加的每一部影片都让人难忘。

  嬉皮士代表人物③:Bob Dylan(鲍勃·迪伦)

  鲍勃·迪伦,有重要影响力的美国唱作人,民谣歌手,音乐家,诗人,获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迪伦的影响力主要体现在60年代,他对音乐的最主要的贡献是歌词的深刻寓意与音乐成为同等重要的一部分,他对工业国家整个一代人的敏感性的形成起了很大的作用,他的音乐对理解和分析60年代是至关重要的。纵观其音乐生涯,Bob Dylan 堪称赋予了摇滚乐以灵魂。

说说嬉皮士:他们是自由的使者

  作为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摇滚歌手,他开创了民谣摇滚先河,是嬉皮士的最初代言人,也是最具影响力的嬉皮士运动见证者。

 

  嬉皮士的经典记忆①越南战争:直接导致嬉皮士运动的萌生

  1945年,二战结束前后,胡志明领导的越南独立联盟(越南共产党)在越南北方城市河内市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国。法国则支持越南末代皇帝保大皇帝在越南南方城市西贡市建国。为争夺对越南全国的主权,越南民主共和国和法国进行了长达16年的战争。

  一般名义上,是指其中最著名的美国的越南战争(1961年-1973年)。

说说嬉皮士

  这场战役经历了美国4任总统,一张张越南战争期间的当地民众在硝烟中的残酷画面被战地记者发回国内,那时候的电视传播正从而引发美国民众的反战情绪,特别是中产阶级对于和平和经济的反思。

  到1968年,反战示威游行已遍及全国各地。当年8月,芝加哥的示威者和警察发生大规模冲突,造成流血事件。1970年5月,为了抗议美国入侵柬埔寨,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全国学生总罢课爆发,10多万学生涌入华盛顿进行抗议……

  随着反战情绪不断高涨,以及死亡人数的不断上升,很大一部分男青年逃避兵役,和一部分爱好和平的女青年组成了嬉皮士的最初原型,他们以公社化 的生活方式流浪各地,回归人性的本真、反战游行、撰写和平歌曲和文学,成为二战后的反思文艺潮流,寻找自由和民族主义。

  嬉皮士的经典记忆②:首届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将嬉皮士运动推向高潮

  早在反战时,嬉皮士就通过音乐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后来反战取胜后,他们把自由的精神寄托在音乐里。第一届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由4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投资者举办,为了顺应美国民众反战的情绪采用“和平与音乐”作为主题。在举办者的精心策划下,纽约、华盛顿、波士顿等大城市的报刊、杂志都刊登了音乐节的广告,宣称“在伍德斯托克能找到真正的自由”。

  1969年的8月15日,超过40万美国年轻人聚集在纽约州乡下农场里,听一个名叫里奇·海文斯的黑人民歌手唱:“自甲,自甲,自甲,自甲,自甲,自甲……”

  这就是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开场白,被收录于由斯科塞斯担任副导演的纪录片《伍德斯托克》中。这几声“自甲”可是有代价的。音乐节事先定下的开场乐队是一支名为“甜水”的摇滚乐队,可是演出开始那天,原本计划吸引10万名观众的音乐节却招来了40万人,还另有100万人正在赶往农场的路上。“甜水”乐队连人带乐器都被堵在外面进不来,组织者只好让海文斯上台充数。没想到他一上台就下不来了,被迫返场7次,连唱3个小时,把所有曲目都唱完了。最后一次返场时他只能借用一首老民歌的调子,即兴演唱了那首后来被称为《自甲》的歌曲。

说说嬉皮士

  海文斯的救场为组织者争取到了宝贵时间,让他们联系上美国军方,雇佣了几架军用直升机把被堵在外面的乐队运了进来。那部纪录片没有拍到的一个镜头是:就在接替海文斯上台的摇滚乐手乔·迈克唐纳在舞台上大唱反战歌曲时,一群美军直升机呼啸着从空中掠过,为50万名观众送来了精神食粮。

        也因为当场人数的失控,导致最后组织方只能免费开放,这也是一届亏本2倍以上的音乐节。不过华纳唱片公司,他们花100万美元买下了音乐节的录像权和唱片权,纪录片《伍德斯托克》及原声唱片光是在出版后的头一个10年里就为华纳挣了5000万美元!这才是真正的嬉皮士影响力体现。 

  嬉皮士的经典记忆②:《时代》封面解读“嬉皮士:一个次文化的哲学”

  1976年7月7日,《时代》将嬉皮士运动作为其封面故事“嬉皮士:一个次文化的哲学”,并得出这样的结论:“嬉皮士文化中,最重要的伦理因素就是友爱,这种友爱是不加区别和全方位的,并没有敌友之分。”

说说嬉皮士:他们是自由的使者

  仔细想来,颇有中国道家的一些思想。嬉皮士见到警察不是逃避或以暴制暴地对抗他们,而是微笑着往他们的枪眼里插上美丽的花朵,嬉称自己为“花童”(Flower Children),而嬉皮士所热爱的印花衣衫在上世纪70年代也形成了一股名为“花权”(Flower Power)的流行势力:他们认为所有战争、歧视、剥削、贪婪、虚伪、政治腐败、滥用权力、等级制度等等罪恶都是因为私有财产在作怪,因此,只有消除“私有”,才能改变世界。因此,他们的宗旨只有一条:一切都应免费,要建立一个“自由城市”。

  此前,还举办过“爱之盛夏”活动,四面八方的嬉皮士青年们从美国各地赶来,寻找真正的爱与分享。组织者在海特区附近的草坪上免费分发食物,他们的口号是:“这些食物本来就是你们的,我们只不过把它们还给你们。”他们每天下午提供一顿饭,持续了一年,许多嬉皮士就是靠着这顿饭才没有饿死。

  总体来讲,嬉皮士主要来自于美国的中产阶级家庭,他们的运动也主要是一种反主流文化运动,是对现代技术社会的一种反思。嬉皮士们认为,只有逃离现代社会,摆脱与现实社会和现实文化模式的种种联系,才能使个人和美国免于走进死胡同。他们认为只有无为而治的简朴社会,简单生活,才能保证公民个人的尊严和自由。因此,他们从生活做起,掀起“生活的革命”,来反抗主流的、精英的、技术的、物质的社会。

  嬉皮士的经典记忆③:约翰·列侬被杀:从此嬉皮士慢慢淡去

        很多人说披头士的音乐是嬉皮士运动的最佳背景乐,这绝对无可厚非。从列侬的嬉皮士装扮、和平歌曲和各种反战宣传就能看出,特别单飞之后和妻子大野洋子的一些反战艺术。

  “Imagine there's no heaven,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Imagine no possessions……You may say I'm a dreamer,But I'm not the only one,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这段歌词截取自披头士的《Imagine》,没有天堂地狱,也没有国界,更没有私有,你也许觉这是梦,但很多人正在为此努力,你也该加入,这样的精神境界,不就是嬉皮士运动的主旨么?

说说嬉皮士

  “砰――”一声枪响,约翰·列侬倒在街头。

  1980年12月8日,晚上10点49分,列侬在纽约自己的寓所前被一名据称患有精神病的美国狂热男性歌迷马克·大卫·查普曼枪杀,卒时年仅40岁,引起举世震惊。约翰·列侬被刺杀,嬉皮士也慢慢消亡……

        从此,嬉皮士的精神信仰越来越淡薄,他们也经不起政府一次又一次的镇压,在资本主义的国家里嬉皮士就和共产主义的苗头一样。在战后经济复苏的同时,人们也更多地关注物质的需求,以及无需飘渺的重金属摇滚带来的刺激和释放。

        虽然如此,但嬉皮士还会活在还有自由和梦的人的脑海里。

        嬉皮士万岁!


向下展开
编辑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