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惊蛰(3)

2012-07-11 09:44 流潋紫

  如懿回到宫中便觉得闷闷的,一壁吩咐了宫人收拾出正殿的两间屋子,一壁往海兰殿中去。

  海兰闲来无事,只穿着一件家常的月白缂丝凤香菊纹一斗珠长衣,拥着一个小小掐丝珐琅暖炉,正在窗下缝制香包。

  如懿挥了挥手示意叶心不必提醒,转过珠帘落帐,笑盈盈道:“天气暖和起来了,怎么还抱着个暖炉,这么怕冷么?”

  海兰抬头笑道:“姐姐来了。”她将暖炉递到如懿怀中:“我自己哪里用暖炉呢,是怕姐姐在景阳宫看到了什么心寒惊怕之事,所以特意备下了给姐姐的。”

  如懿微微惊愕,替她正一正发髻间一枚将要垂落的攒心嵌珠绢花:“你倒灵通!”

  海兰抿嘴一笑:“如今宫里的眼睛都看着景阳宫呢,有什么风吹草动是不知道的。”

  如懿微微叹口气:“那么以后,所有的眼睛都要盯到延禧宫来了。”

  “一个景阳宫就足以引来毒蛇环伺,那怡贵人移居之后,延禧宫岂不也成了蛇虫鼠蚁纷至沓来之地。”她拉过如懿细看桌上罗列的晒干的香草叶子,“这是薄荷叶、艾叶、半枝莲、薰衣草、天竺葵叶,都有驱虫辟邪之效,妹妹做了这些,希望可以悬挂在延禧宫中,驱邪避灾。”

  如懿挥手示意侍奉的宫人们都退下,海兰亲自奉了一盏菊花茶递到如懿手中,如懿无心去饮,只得放下道:“你也觉得怡贵人突然遇蛇,十分蹊跷?”

  海兰淡淡一笑,伸手拨了拨桌上的艾叶:“今日虽然是惊蛰,但宫中是什么地方,何况是怡贵人有孕,人人重视,怎会突然有毒蛇出现?又那么巧落在怡贵人休息之处?万一今日不是姐姐沉稳,那么怡贵人一尸两命,便是意料之中了。”

  如懿从袖中取出绢子,上面染了一点油彩颜料,递与海兰道:“你看看这油彩有什么奇怪?”

  “妹妹出身贫家,所以依稀闻过这种味道,似乎有些蛇莓汁液的气味。”海兰轻轻一嗅,旋即一惊,“民间传闻,蛇虫喜吃蛇莓,故而有蛇莓处常有蛇虫出现一说。”

  如懿的叹息轻得恍如云烟:“今日我命景阳宫中遍撒雄黄石灰,谁知至我离去短短两个时辰内,已见十数条毒蛇遁走四窜。此事并非偶然。我虽不知是哪里出了缘故,但想起景阳宫内因怡贵人有孕而特意装饰华彩以表喜庆。这虽然是内务府的惯例,但不知是谁从中做过手脚,才会引来这些脏东西。”

  海兰沉吟着道:“我记得景阳宫是怡贵人初初有孕时装饰的,至今已快两个月,等到油彩气味散尽,这种蛇莓汁液的气味才会明显,正好是惊蛰前后百虫出动。想来谋划这件事的人心机极深,才能事先安排丝丝入扣,让人不得怀疑。”

  如懿道:“怡贵人要来延禧宫,既是她自己的意思,也是皇后属意。在怡贵人平安生产之前,延禧宫只怕有的小心。妹妹心细如尘,便要依靠你了。”

  海兰紧紧握住如懿的手:“姐姐怎样保全妹妹的,妹妹必定一样相待。”如懿心中说不出的感动,只觉得宫苑重重如深海悬冰,有海兰在,亦多了一丝可以依靠的温暖。

  二人正相对间,却见叶心叩门而入,端了一盏汤药进来道:“小主,到喝坐胎药的时候了。”

  海兰便道:“搁下,你且出去吧。”

  如懿摇头苦笑道:“这坐胎药的气味,我一闻到便害怕了。可又不能不喝,只盼望自己也有个孩子。”

  海兰轻轻一笑:“我也不喜欢这个气味。好端端的,皇后发一次善心,咱们就要多这桩苦差事。”她说罢,随手将汤药倒进殿中的一盆宝珠山茶内,仿佛毫不在意似的。

  如懿惊道:“妹妹这是做什么?”

  海兰不以为意:“我又不盼望生子得女,喝这个劳什子做什么,省得苦了舌头。”

  如懿颇为惊诧,尽量还是平缓了语气道:“妹妹也不算无宠,何不趁着年轻得个一子半女,也算终身有靠。”

  海兰淡然一笑,仿佛真的是不在意:“有孩子未必就是好事了。姐姐且看怡贵人和玫贵人就知道了。玫贵人产子而遭弥天大祸,怡贵人怀着身孕还不知道是被谁所害。妹妹没有这样百计防身的好本事,还是活得安乐些就好。”

  “可是……”

  海兰笑着用白若葱根似的食指抵住她的唇:“没有可是,我有姐姐可以依靠,便什么都不怕。” (文字来源:中国华侨出版社)

后宫·如懿传贰

《后宫·如懿传贰》 这后宫之中,上演过太多恩宠枯荣、起起落落。妃嫔的命运,如同悬崖边的稻草,再聪明的打算,再阴险的算计,倚望的都不过是圣意阴晴。她是如懿,曾经的乌拉那拉青樱,景仁宫皇后的侄女。 敏感的身份让她比旁人多了几分隐忍自持。

流潋紫 女,本名吴雪岚,浙江湖州人,1984年生。杭州作家协会会员。2007年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行知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文学学士学位,因其作品《后宫·甄嬛传》而名动网络,并被誉为浙江80后作家群的领军人物之一。

>>点击阅读《后宫·如懿传贰》

本书章节

编辑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