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官方APP掌握时尚潮流
革命正以文艺的方式形成——《战争之王》

2007-08-21 09:23 公子羽

关注 gzpclady (长按复制),带你装逼带你飞!

 

lordofwar

 

战争之王
又名:  军火商/ Lord of War
导演: 安德鲁·尼科尔 Andrew Niccol
主演: 尼古拉斯·凯奇 Nicolas Cage / 伊桑·霍克 Ethan Hawke / 杰瑞德·莱托 Jared Leto
上映年度: 2005
语言: 英语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是安德鲁•尼科的《战争之王》让我们重新燃烧起对人性电影所抱有的希望之光,重新找到了一种既可以摆脱庸俗品位又不至于打瞌睡的感觉。这位富有才华的电影制造者,以他无比坚韧的意志与丰沛的情感创造出令整个好莱坞发抖的剧本。以至在这部关于军火销售商尤里•奥鲁佛命运追溯的故事中,我们直至最后也无法清晰地定义——他到底是一名战争贩子,还是有着诗人气质的艺术家?当然,这还不足以勾勒《战争之王》的真正迷人之处,更重要的是,电影中人物独白所渗透的功利主义,与犬儒式哲学思维所散发出的种种耐人寻味。 “每年死在抽烟上比死在武器上多得多,但是他们也不是照样卖,我卖的枪至少还带安全栓”……在这个充满辩证的社会,我们还会听到什么比从军火商嘴里说出的这句话更貌似真理?

在我看《战争之王》时,石油危机、伊拉克战争、朝鲜核问题……尽管现实世界几近崩溃,却几乎没人关心我们所面临的毁灭。达尔文的进化论使电影,电视与互联网成为思想传播的终端机,在日渐稀薄的国家概念中她始终如一地强大,既维护着与大众的距离,也在言论灌输中处于领先。革命正在以一种文艺的方式形成,并酝酿着从量到质的飞跃。可它们却从未系统深切地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它们可做的只有无限麻醉着受众的神经。

像所有独立思考者一样,军火商尤里的人生信条,都来自于对周边事物的不信任。他要时刻面临来自制度与良心上的拷问,又要剥离自身对罪恶排斥感所产生的抗体,要拒绝任何书面上成文的道理与影像传播的正义,又要每每保持半醉半醒游荡人间的状态……

不可否认,战争在人类历史中所扮演的瘟疫般吞噬的力量,甚至所谓的公道、正义都无外是扮演各种理由与借口的帮凶。于是,当冷兵器时代结束后,由军火商与政治构成了单一的自足体系,他们不受任何来自道德的约束。就像影片中那句台词一样——“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是美国总统,他一天卖的比我一年卖的还多”。决定一场战争千千万万人生死的因素不是官员,也不是公众,只是军火贩子与既得利益者。这是复杂政治层面所酝酿出的生态必然。

于是,个人的自我道德、自我评判、自我修正,就成了在这个政治体系里生存的无关紧要的能力。就如同那句“不卖军火打自己的国家就不能算国际军火商”的座右铭一样。尤里与每一个可以产生利益的环节息息相关,成为维系整个战争体制系统运转的关键环节。机遇与勇气成就了卓越的某些人,像尤里一样依靠不懈地摒弃为大众所尊崇的道德而获得独特地位,而他们可以清晰地预见整个社会的崩溃,所有的利益最后必将集结于最高政治阶层,因此,军火商需要提供的只是将自己的智慧运用在讨价还价——卖枪就像迈吸尘器一样,打电话、谈价钱、处理定单。

尤里让人分不清究竟何为罪恶,这种矛盾的高潮在他锒铛入狱达到巅峰。但体制的力量已经无法约束这个沟通政治上层建筑的人。太多的生死赋予了他一种敏锐而特别的观察力。他很早就已经了解金钱与权术的重要,他努力使自己能成为世界上能生存到最后的物种。他的所有故事应证了莎士比亚的判断:“世事的起伏本来就是波浪式的,人们要是能够趁着高潮一往直前,一定可以功成名就,要是不能把握时机,就要终身蹭蹬,一事无成”

但在安德鲁•尼科这部名为《战争之王》的作品里,我们更能看到的是这时代的千疮百孔,以及并非恶有恶报的凡人故事。

分享到: